HOLA! 我們抵達羅壇囉!

羅壇,Roatan,位於宏都拉斯東邊海灣一個細細長長的島。這個小小島(大約12個小琉球面積)過去曾是加勒比海盜的活動據點,到目前都還保有傳統住民與海盜後代的村落。現在的羅壇則是歐美國家熱愛的度假勝地。

羅壇整個島360度被堡礁環繞。堡礁內側是一片平靜無波的淺灘潟湖,水底的悠悠水草提供幼魚、蝦苗最好的天然庇護場。堡礁本身從一公尺緩緩降至30、40公尺深,無數水道、洞穴、巨石、斷層、珊瑚、白沙地,層層疊疊交織成絕美的魚場。 “It’s ALIVE!” 這是我對羅壇海洋生態的第一印象,打從心底深深、感動的讚嘆。

Roatan foodie
Roatan foodie

堡礁外側就是深不見底的大斷層,瞬間陡降至幾百公尺深的海底。這裡就是自由潛水的訓練場域,是Caribbean Cup的主場,是AIDA/CMAS世錦賽熱點之一。我們訓練的潛點約200公尺深,離岸也不過300~500公尺的距離。感覺上比大福35米浮球近多了,還有訓練船天天接駁。

中南美洲的家

我們在羅壇的家叫做Flipflop Villa,四面被樹林包圍,有環繞式露臺、戶外烤肉架、乘涼區,還有一個小小的私人泳池。這裡是一處寧靜的海灘別墅區,生活很安靜。我們入睡時,聽著樹林隨著一陣陣的海風沙沙搖擺,搭配24小時不間斷的蟲鳴鳥叫。偶爾鄰居的車子經過,或停電時隔壁的發電機嗡嗡震動,是附近唯一的人造聲響。

每天清晨,巨大的金剛鸚鵡會停在樹冠層頂呀呀呀的嘶吼,叫聲真的頗難聽,清晨或傍晚牠們都會從我家屋頂飛過,拖著七彩的尾翼畫過天空真的非常美麗。

老鷹,是另一種常客。這不是我第一次遇見野生老鷹,在澳洲北部內陸與法國西南部山區旅行的時候,我已經看過滿山滿谷的野生老鷹。但羅壇的老鷹數量還是多到讓我吃驚。更意外的,是老鷹盤旋的高度非常低,極度靠近人類活動區域。開車回家時,常常看到老鷹在電線桿上盤旋,尋找獵物。睡午覺時,也經常在半睡半醒之間聽到牠們超尖銳的叫聲。如此親近人類生活區的老鷹,我還是第一次遇見。

如果我起的夠早,就會看到蜂鳥來家裡吃早餐。我住在樓上,我的露臺面對一整片蔥綠的樹梢,看仔細一點,會發現小小隻的蜂鳥們忙進忙出,這邊吸一下花蜜又立刻飛到另一棵樹找蜜吃。蜂鳥特愛我們家樓下一整排的鮮紅色的扶桑花。有天傍晚,安東尼在烤肉的時候,有隻好奇的小蜂鳥靠過去打量他。

還有更多的鳥類與野生動物出沒在附近的草叢裡,但我認不出來你們是誰。

院子裡還有非常多的蜥蜴。不太確定品種,顏色是亮麗的草綠色,拖著細長的尾巴,數量多到數不清。開門的時候,會看到牠們在走廊上探頭探腦;走路的時候,眼角總會注意到牠們在移動;運動的時候,牠們在旁邊偷看;游泳的時候,牠們也陪伴在側。此時此刻,有隻蜥蜴正趴在我的紗窗上偷看。

把大自然迎回家

我喜歡這裡的建築。這裡的房子四面都有大片窗戶,讓海風可以吹進來。有超大露臺,人可以在自然中享用早餐與咖啡。住在海邊的人,都有一整片面海的落地窗。住在山坡上的人,都會保留周圍所有的樹林。這裡的人蓋房子的時候,會想辦法把大自然迎回家,他們是真正住在羅壇,享受羅壇,在生活中實踐與自然的互動。相較之下,台灣人蓋房子的時候,只會蓋一棟四四方方的水泥方塊,想辦法把所有外在的一切擋在外面,不跟外界互動、不融入周圍環境。羅壇與台灣在面對生活環境的態度上,有根本巨大的差異。

人,真的是離不開自然的。應該說,人本身就是自然的一部分。與自然住在一起的幸福,真的只有親身體會才能懂。

周日下午,當地人都泡在海水裡玩耍。

水面閃爍跳耀的金光、隨風搖擺的巨大椰子葉、清澈無比的加勒比海、遠處傳來老鷹的鳴叫,才經過一個禮拜,我已經捨不得離開羅壇。